狸猫狸猫狸猫还是讨厌芥末

一只有树叶的花狸猫~主食约策,副食铠策,(划重点)cp洁癖严重

抱歉各位,因为学业以及其他的一些三次元因素的关系…………总之我要退圈了。
以后会开个小号继续默默在大家的文下点赞。
这个号暂时不会发文了,想取关就取吧,抱歉让你们等那么久后给你们这样的结局……
感谢姐姐们还有别的小伙伴!很幸运能认识大家。
真抱歉各位。
有缘再见吧

【1泽】墙那边

⊙呜哇!终于鼓起勇气给自己最喜欢的游戏写短篇了!!!
⊙给列表的小可爱们强力安利这款橙光:〔第101号禁区〕。真的可以说是当初把我引进腐门的神作了!!!
⊙悄咪咪表白下作者酱~人物立绘和故事情节都超精美的!!!muma~o( =•ω•= )m
⊙文略欧欧西…………请相信我深爱着A—01,他真的炒鸡棒!!!






“一般来说,河里面只有水生冷血脊椎动物和软体生物。水中氧气稀少根本不适合人类这种哺乳类生存。”A—01面无表情地说:“所以根本不会有河神这种本身不符情理的存在,再加上……”“停停停!!!01,我问你,你去过河底吗?”“没有。”“你有亲眼看到河里面没有河神的吗?”“没有。”
“那不就行了!”A—02笑嘻嘻地摊了摊手:“你既然没见过,怎么能肯定河里面没有河神呢?”“书上说……”“诶呀!书上说的不一定都是真的啊~而且你想,人类这种神奇的生物连我们都可以创造出来,怎么会创造不出河神这种更不符常理的东西呢?”
“………………”
“诶呀!你别不信~很多我们不知道会有什么的地方,经常会有一些超出常理的东西啦~不然怎么会有尼斯湖水怪这种奇葩的东西~”
“……………可是你这…”“诶呀!都说这个是河神看我是个诚实的好孩子送给我的啦~”A—02拿起一块曲奇饼咔嚓咔嚓的吃起来:“当时我就吓了一跳,谁知他直接问我:‘你掉的是这盒珍藏版曲奇呢?还是这盒限量版草莓蛋糕呢?还是这罐蓝莓夹心巧克力呢?’然后我balabalabalabala……”
“……………………”
A—01想说好像这三样无论那一样掉河里都不能再吃了吧……




研究所里有一面墙,一面很大很大的墙。
A—01和A—02平时都在墙这边活动,都不知道墙那边是什么。
“很多我们不知道会有什么的地方,经常会有一些超出常理的东西。”
那墙的那边会有些什么呢?
几乎研究所的所有研究员都这么认为:A—01是他们职业生涯中最听话的人造人。
但是他们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因素。
此时的A—01,还是个孩子。
一个茫然,对未知的一切抱有强烈好奇心的孩子。
即使是人造人,孩童时期的眼睛也是拥有着和普通孩子一样明亮的颜色。





墙的那边会有什么?
A—01攥紧手中的小玻璃罐,用尽全力向墙那边扔过去。
会有什么呢?
即使知道研究所的每一面墙的隔音效果都很好A—01还是忍不住把耳朵贴到墙上。

………………

什么也没听到。
A—01又等了会,墙那边也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也许墙那边的未知生物回家喝营养液了。A—01抬起头,他现在有点心疼那瓶扔出去的营养液——他今天的午餐。
也许02那里会有偷偷藏起来的营养液。A—01摸了摸肚子,转身欲走。
突然他听到身后的墙上发出了一点声响。
不可置信又带有些期待的回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趴在墙上正在微微喘气的褐发男孩。
A—01愣住了。
他是不是要问我扔的是红色的营养液还是蓝色的营养液还是透明的营养液了!
A—01有点小激动。
此时这位“墙神”喘好了气,环视一圈看到了呆在原地的A—01,原本因为有些缺氧变得红红的脸更红了起来。
他张开了嘴:
“他喵的是不是你这个混蛋闲的没事乱丢不喝的营养液!!!!!!!!”



tbc





可能有后续……

求大大更新废都线啊啊啊啊!!!!

【百里玄策生贺/约策19H】向日葵多好主要还能吃

⊙很开心参加这样的活动!我一定是活动里最菜又短小的人……
⊙花吐梗,傻屌文…………我真的尽力了……祝玄策策生日快乐~




花木兰觉得百里玄策不怎么对劲。
这是她在一个时辰里第三次看到百里玄策端着一盆瓜子送过来了。
诶……现在的小年轻,工资买什么不好买那么多瓜子干啥?知不知道瓜子嗑多了容易上火啊。
心系长城未成年成长大业的花木兰队长心痛地叹了口气然后欢快地嗑起这个时辰里的第三盆瓜子……
“诶?露娜,苏烈,正好正好,一起来嗑啊!”





百里玄策得了花吐症。
第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不是他那温(di)柔(kong)可(kuang)靠(mo)的哥哥,也不是严厉负责(jia)的队长大人,而是……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玩意儿哈哈哈哈哈哈哈!!!!”李元芳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泪,声音还在笑得不停地发颤:“以前和狄大人外出办案的时候偶尔会遇见花吐症病人,大多都是一些玫瑰啊丁香什么的,不过百里玄策你……为什么会吐向日葵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嘿呀!百里玄策一拍大腿跳上桌子:“……我日你妈李元芳,好不容易的假期我拒绝哥哥的邀请跑来和你们见面不是让你笑我的!!!!”
“嗯?那是要找我们做什么?”奕星从桌上拿起一朵刚被吐出来的小型向日葵:“吐出来的全是完整的花确实很少见呢。”
“所以让你们帮我想办法啊!这样吐下去我听说是会死人的!我记得这花吐症也不是那么难解的吧……”
“花吐之症,因情患,因缘愈。”
“???”
“小星星的意思就是:要想病能好,必须上基佬~”
“……啥?”
“呵呵,没那么夸张。”奕星抿了一口茶,慢悠悠地剥起小向日葵里的小瓜子:“想治疗花吐之症,只需要爱慕之人的一个吻就可以了。”
“?!?只有这一个方法吗?”
“是。怎么?怕被拒绝吗?”
“也不是啦……”
“诶呀~守约将军好,晚上睡一觉~”
“…………姓李的我他妈劝你善良。”






百里玄策喜欢他哥这件事在他的小朋友圈里并不是秘密。
也可以说,这个单纯的孩子根本没有把这件事当成个秘密。
他只是对于这样一份从未有过的陌生情感感到彷徨与好奇。
百里玄策喜欢上自己哥哥并不算是意外,可以说,是一个顺水推舟又不算漫长的过程。
军队里的床算不上舒适但也十分温暖,对于百里玄策这种长期漂泊在大漠中心的人来说有一张能安身的床就已经很不错了。但当自己真的拥有了自己曾经渴求的一切时,他有些害怕了。
拥有的过于美好,就不敢再体验失去的煎熬。
那一段时间他几乎夜夜失眠,黑夜伴随着强烈的孤独密不透风的压了下来。
他在害怕,害怕醒来之后自己仍在那吃人的大漠里。所经历的一切:队友、家还有哥哥,只不过是自己在漫无边际的日子中做了一个梦。
一个美好的不像话的梦。
他溜出了营帐,躺在一棵树下的石头上,仰头望着天。
这里的天空比大漠里多了两颗星星,大漠的天空里啥也没有,他想。
真好。
第二天在自己的哥哥的床上醒过来,百里玄策由内而外都是懵逼的。
那天是工假日,一直努力勤劳的狙击手也睡到了日上三竿。
百里玄策侧过头,细细打量这张与自己有些相似的脸,然后在心里发出了一声喟叹。
哥哥长得真好看,就算是睡着了也好看。
上一次这么肆无忌惮的打量熟睡的哥哥还是在小时候,头天晚上哥哥打工到了好晚才回来,回来之后还要给饿的咕噜噜的小玄策准备晚饭,还要洗碗,到了三更才差不多钻到被窝里,抱着流着哈喇子的小暖炉休息,一直到第二天被小玄策盯着看了好长时间才醒。
然后?然后起的比玄策还晚的哥哥打工迟到了。
之后玄策再也没有见到过哥哥睡着了的样子了。
在之后,玄策就找不到哥哥了。









玄策往身旁这个温暖的怀抱里又拱了拱,耳朵刚好贴着守约的胸口,仿佛能听见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跳动。这让玄策切切实实地感觉到——
这不是梦
所有的一切,都不是梦。
哥哥还在,家也在。



守约醒来,发现自家弟弟正一脸呆呆地看着自己,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怎么不多睡会?”
“啊?我……”
“是不是饿了?”
“……有点儿。”
守约无奈的笑笑,撸了一把少年睡得乱糟糟的头发:“再休息会儿,我去做饭。”
“等……等等!哥!”
“嗯?”正在更衣的守约侧过头,漂亮的笑容仿佛要融进身后的阳光里。
昨天晚上是你把我抱进来的吗?
这句话玄策没有问出口。
“没什么,早上好!哥哥!”








现在想想,应该那个时候,有些情感就已经变质了吧……
或许……在更早之前……






“各位,鉴于我们亲爱的团宠小朋友得了吐花症,所以希望大家能够联合起来帮助团宠小朋友找到他的心悦之人。”
早饭时间,花木兰摆出一脸关心“未成年身心健康成长”的表情凝重的说。
桌上的气氛安静了几秒。
百里玄策歪了歪头,问一旁的苏烈:“我的花吐症这事儿队长不是早知道了吗?怎么现在才宣布啊?”
苏烈无奈的笑笑:“她昨天晚上嗑瓜子嗑太多,今天早上上火了。”
………………
哦。











“来吧!好孩子!告诉姐姐你到底喜欢谁!”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说啊!木兰姐!
百里玄策歪了歪头。
“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呢?”
大唐的妹子都那么直白的咩?
百里玄策开始把玩起自己的手指。
“…………所有队员听令!把最近和百里玄策接触较多的都给我绑过来!男的女的都要!一个一个给我亲!!!”
“我喜欢天真阳光活泼可爱小巧玲珑类型的!!!!”








看着花木兰浩浩荡荡地带着一大帮人出去找人,百里玄策深深地叹了口气。
“嗯……玄策?”
“啊?怎么了哥哥?”
“你……真的喜欢那种类型的吗?”
“啊?当……当然了!怎么了吗哥哥?”
“不……没什么。”
百里守约意味深长地看了百里玄策一眼,拿起一旁的扫把,默默地扫起堆了一地的向日葵。
百里玄策擦了擦额角的虚汗,幸好自家哥哥没有看出来什么,不然就尴尬了。
“那个,玄策。”
“啊?”
“我觉得向日葵挺好看的。”青年从地上捡起一朵,轻轻的放在手心。
“我觉得……挺适合我的。”
“…………”
百里玄策感觉自己又虚了。








“哥你相信我,你比向日葵好看一百倍。”
“玄策,你知道向日葵的花语是什么吗?”
“啊?知道,奕星曾经说过的…………”
小狼崽沉默了几秒,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迅速涨红了脸。
“等!不是!哥哥!我我我我你你你你!!!啊啊啊啊啊啊!!!”
“百里玄策,如果我是向日葵。”
百里守约向前一步,抱住了颤抖不已的少年,在他的耳边低语:
“你愿意做我的太阳吗?”
“!!!!!!!!!!!”
百里玄策感觉自己虚的快要晕了。








向日葵花语:
没有说出口的爱。








——尾声——
“木兰姐就是他!”
“和玄策交往密切又符合玄策说的每一条要求!是他没错了!”花木兰退后一步:“铠子,上!”
“啥?等等!什么玩意儿!!!百!里!玄!策!你跟这些人说了什么啊啊啊啊啊啊!!!!!狄大人救我啊啊啊啊啊啊!!!”








——番外——
即使找到了玄策喜欢的人,玄策的花吐症还是没好。
“等等!哥你先别亲我!花姐说我要是能帮她吐了这一年份的瓜子她就把省下来的钱给我买肉干!”


The end



首杀留给 @凤雅蝶——可爱策策生快!

守约将军暗恋他弟这种事我到底要不要为了我的青鸟告诉玄策将军

⊙段子,题目很长,可以看完文后再看(:3▓▒
⊙关于“狸猫头上的树叶可以让人变身”延伸出来的渣段子。



长安里有一家很神奇的店铺,听说,可以买到所有你想要的事物。
开这家店的是一只花狸魔种,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静悄悄地出现在这长安,更无人知晓这家店是何时坐落在这根本不起眼的小巷深处。
花狸总是静静地坐着,看着巷口过往的人群和檐下的青鸟。

一个下雨的午后,百里玄策走进了这家店。
“你需要什么?”
花狸抽着烟袋,半眯着眼打量面前和青鸟打作一团的红发少年。
青鸟啾啾地飞上花狸的肩膀,只留下百里玄策一个人在原地支支吾吾地半天吐不出个所以然,倒是莫名红了耳根。
“不能说出来吗?”
“不是……那个……我……”
少年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心:“请问……先生有没有可以知道对方想法的事物……”
“啊?”
“不是!那个!我我我只是想知道某个人心悦的对象……不知先生是否有此类的……”
百里玄策的声音越来越小,花狸抖了抖耳朵,问道:“你可是长城守卫军的百里玄策小将军?”
“啊……啊?是我。”
那要看的应该就是他哥的心思没错了。
“你知道,偷看他人的内心是不对的。”
“我我知道……只是……”百里玄策闹了个大红脸:“啊啊!还是算了!先生应该也不会有这种奇怪的东西……”“有哦。”
花狸走进内间,过了一会儿捧着一个小盒子出来了。
“把这片树叶放在头上,然后心中默念你哥……某人名字就可以变成某人喜欢的人的样子啦!”
“…………真的?”
“……你可以怀疑一只狸猫的人品,但不可以怀疑它的树叶。如果没有效果的话可以随时过来退还,我把我这檐下的青鸟赔给你。”
“…………好吧,你说可以退的啊!”

………………

“混蛋!根本没有效果!小爷什么也没有变!”
“…………啊?”
“啊什么啊!就是不应该相信你这种江湖骗子!青鸟呢?诶!你别给我飞!他说过把你赔给我的!!!”
“…………”
大花狸擦了擦额角的冷汗,不去管满屋子乱飞的青鸟,径直走进了店铺里间,对着一面铜镜将叶子放在自己头上,默念了三声守约的名字。
然后他惊讶地看着——镜子里——自己正在慢慢变成一个熟悉的,红发魔种的模样。
…………



“等等!臭小子把老子的青鸟放下!!!”





咳咳!来一发不怎么正经的自我介绍!

本人一只大型狸猫,策吹,天吹,崇拜所有会画画的people~

佛,很佛,非常佛。(你萌经管催,反正我不写)
农药圈只吃约策,其他适量,雷约右。

虽然我的文也很欧欧西,但还是说一下:超级雷人妻约和病娇策,看了不会打人但会瞎bb。

脾气挺好,有事没事欢迎找我唠嗑~(╯3╰)

对所有在我的文下留评论的孩砸们好感+∞

目前正在蹲周黄坑,我爱黄少天!

如果哪一天,我无声无息的消失了,那可能是去冬眠了【滚吧你
坚信着朋友们写的文比我好要好好学习但又懒得动笔,喜欢催粮自己懒得产,目前还在成长中的大狸猫!

在下缄默
有何贵干~

脑补了一下三只约和两只策早晨一起去上学的情景,感觉应该是守约边走边给玄策递牛奶,玄策边吃早餐边和狂欢讨论昨晚的游戏直播,绝影在最前面打着哈欠啃面包,魅影背着四个人的书包走在最后面。

可惜我画不粗来……

关于魅影为什么会背四个书包——
狂欢:“那么就决定你来帮本国王背书包了!”
魅影:“哦……”(^v^)


玄策:“我的书包也拜托魅影哥了啊!”
魅影:“哦……” (^▽^)


绝影:“也顺便帮我背着吧,谢了兄弟。”
魅影:“……哦”(●_●)

然后加上魅影自己的,刚好四个~

魅影:【盯——】
守约:“啊?我的就不用了哈!”(冒冷汗)

狂欢同学表示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想屏蔽自己的新任嫂子了

⊙聊天体,西皮是绝影x玄策,可以说是我最ooc的一篇了…………很短!很短!很短!
⊙玄策和好闺蜜(划掉)狂欢的聊天记录,绝影和守约只是一起出去给玄策挑礼物了,不是邪教。
⊙对不起各位这么长时间没见以后也会努力挤出时间恢复更新的ヽ(•̀ω•́ )ゝ









器狂之镰:欢欢欢欢欢欢欢欢欢欢欢!!!
器狂之镰:狂欢!
器狂之镰:【戳了你一下】
器狂之镰:…………
器狂之镰:老弟!!!
器狂之镰:弟弟弟弟弟弟弟弟弟弟弟弟弟!!!
威尼斯狂欢:停!!!百里玄策你踏马有毒吧!!!谁是你弟啊!!!
威尼斯狂欢:叫哥干嘛?
器狂之镰:???你怎么知道我要找你哥的?
威尼斯狂欢:……………………
威尼斯狂欢:玛德死给!滚!!!
器狂之镰:【委屈.jpg】
器狂之镰:欢欢你变了,你不再是以前那个爱我的小狂欢了
威尼斯狂欢:我以前也没爱过你谢谢
器狂之镰:………………( っ`-´c)マ你走!
器狂之镰:你哥在家吗?
威尼斯狂欢:………………
威尼斯狂欢:不在,刚刚跟同事一起出去了。
器狂之镰:同事????????????
器狂之镰:同事!!!!!!!!!!!!
器狂之镰:?!?!?!?!?!?!?!?
器狂之镰:什么同事男的女的长的漂不漂亮去了哪里去了多久干什么去了
威尼斯狂欢:……………………
威尼斯狂欢:兄弟,镇定。
威尼斯狂欢:我哥是和你哥一起出去的
器狂之镰:………………
威尼斯狂欢:还有我觉得你问的那个关于性别的问题
威尼斯狂欢:真的
威尼斯狂欢:很傻逼
器狂之镰:Õ_Õ
器狂之镰:所以说阿影和我哥到底去哪了?!
威尼斯狂欢:不知道,他们没说
器狂之镰:搞什么啊,这么神秘
威尼斯狂欢:!!!!!
威尼斯狂欢:我tdfngshusvuzfrdcjgwjgv
威尼斯狂欢:我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器狂之镰:!!!
器狂之镰:噫!你闭嘴!
器狂之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脑袋里正在放什么小电影!!!
威尼斯狂欢:嘿嘿嘿~
威尼斯狂欢:也不是不可能啊
威尼斯狂欢:我哥那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
威尼斯狂欢:二十五年专注补肾老字号
威尼斯狂欢:【绝影牌肾宝片.jpg】
器狂之镰:…………
器狂之镰:欢欢你这么皮你哥知道吗
器狂之镰:( ̄ิ∀  ̄ิ๑)
威尼斯狂欢:反正我哥又不在这
威尼斯狂欢:我难道还怕他咋滴!
威尼斯狂欢:早看不惯他整天到晚在我面前秀你俩的恩爱了
威尼斯狂欢:混蛋现充狗
器狂之镰:【震撼.jpg】
器狂之镰:哇哦……
器狂之镰:欢欢你这样……
器狂之镰:作为好兄弟我觉得必须得挺你一下了!
器狂之镰:【聊天截屏.jpg】
威尼斯狂欢:???
器狂之镰:已发给阿影啦~看我棒不棒!
威尼斯狂欢:!!!!!!!!!!!
威尼斯狂欢:百里玄策你!
威尼斯狂欢:卧槽我哥来戳我了!!!
器狂之镰:诶诶诶!正好!快问问他和我哥去hgsdgudbkggnlfawtjwgoys
威尼斯狂欢:????百里玄策你抽风啦?
威尼斯狂欢:玄策?
威尼斯狂欢:策策?
威尼斯狂欢:百里玄策你说话!你那里咋了!出什么事了!
威尼斯狂欢:百里玄策!!!
器狂之镰:……
器狂之镰:他现在有事
威尼斯狂欢:???我草你谁?守约大哥?
器狂之镰:不……
器狂之镰:你哥
威尼斯狂欢:【目瞪口呆.jpg】……………………
器狂之镰:【聊天截屏.jpg】
威尼斯狂欢:……………………
威尼斯狂欢:哥我错了我不该说你是肾宝片现充狗秀恩爱我错了
器狂之镰:你最近好像很闲
威尼斯狂欢:!!!!没有的事!哥我现在就去写作业!
器狂之镰:等等
威尼斯狂欢:???咋啦?
器狂之镰:晚饭我不回家吃了记得自己做
威尼斯狂欢:@.&%$¥(
器狂之镰:?有问题
威尼斯狂欢:没有!哥!祝您和玄…啊不嫂子玩的愉快!!!



只是简单的臆想而已!许久没发lof待我先找找手感!!!
现代背景……老年人……额……就是想看看兄弟俩的老年生活……很欧欧西了请不要轻易点开……
我真的不敢打约策tag!!!真的很雷!

























社区里有两个老头,一个红头发老头,一个白头发头。
红头发老头是个很阳光很活泼的老小孩,他很喜欢在社区里乱逛,却从来不像别的老头老婆那样聚在一起搓搓麻将下下象棋什么的。红头发老头喜欢打篮球而且打的还特别好!以前社区里那几个独占着篮球场还不服管教的中二少年和老头比了一场篮球赛后被整的服服帖帖,对老头毕恭毕敬的。红头发老头偶尔也会坐下来发呆,发着发着就会笑出声来。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感觉应该是很棒的事。
白头发老头喜欢烹饪而且烹饪技术很好,曾经有人猜测他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一位五星级厨师什么的到后来有一次市里的来社区拜访,大家才知道白头发和红头发以前是当兵的。
白头发老头虽然老但眼神很好,很会玩枪。公园门口那些射气球的小摊全被他射到身心俱疲以至于后来一见到白头发就收摊。
白头发老头喜欢跟着红头发老头到处乱走,红头发打篮球的时候他就在一旁静静的看还会在红头发累的时候递瓶水,红头发发呆的时候他就在一旁抿嘴浅笑,静静的看着红头发。一直到太阳落山,他才牵起红头发的手,慢慢的往家走。
夕阳暖暖的,两个人的身影被夕阳像糖稀一样拉的很长很长。
就像一条跨越时空的纽带。
也像两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手牵手,
回家。





约策同居三十题(下)

⊙和题目没啥太大关系,不知道在写什么……凑合看吧……
⊙本次为玄策视角,上篇请戳: 这里

16

在我很小的时候,哥哥曾问过我一个问题:“玄策这么粘哥哥,那以后如果离开了哥哥,会怎么样呢?”
我当然知道这只是哥哥一句不走心的玩笑,而且我相信肯定有很多父母问过自己的孩子这个问题。但我当时……当时被吓了一跳之后…竟然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个下午!(捂脸)不过最终这个没有什么营养的问题,伴随着夕阳里归家的大雁和家家户户升起的炊烟被我忘到了脑后。
再次回想起是在大漠,不过我已经忘了当时是怎么会想起这个问题的。那时表面上的放肆疯狂。在内心深处却一直渴望抓住回忆里的那一点点光。
不是倔犟,只是不得不坚强。
“玄策这么粘哥哥,那以后如果离开哥哥了,会怎么样呢?”
会怎样呢?
离开了哥哥,我找不到了木牌,找不到了家,也找不到了哥哥。
离开了哥哥,
我什么也找不到了。

17

接上!
不过最后!玄策还是把哥哥找回来了!
而且还附带着三个…哦不!两个半新家人!
不过他们都没有我哥厉害啦!嘻嘻~

18

在现在所拥有的家人里,我最喜欢的是哥哥,最讨厌的是臭铠!
明明比我大!还比我高!但总是抢我的牛肉!还偷吃我的小点心!!!
不要因为自己是我的救命恩人,就可以对我的肉为所欲为!!!可恶!明明是我哥哥做的饭,凭什么他吃的比我多!?
所以我才不要承认这家伙是我的一个家人!
顶多算半个!

19

接上,
队里的大家都知道,我喜欢和丑铠打架。
这不能怪我,谁让他老是嘲笑我的身高!
本来还因为每次打他他都没怎么还手,所以有些愧疚想找个时间和他好好相处一下。
结果——
“……哥……这些草是啥?”
“玄策乖,你铠哥说了,多吃蔬菜有助于发育。”
“………………”
成年人的世界太可怕了!!!

20

在和哥哥同居了以后,我发现哥哥在和我单独相处时经常会表现出略有些孩子气的一面。
“这已经不是孩子气了,在一个已经20多岁的成年男性身上,这种孩子气的表现其实是耍流氓。”
木兰姐好像很懂的跟我说。

21

哥哥的胸前现在仍带着刻着我的模样的小木牌,平时就挂在贴着他心脏的位置。
我发现每一次即将开战的时候,哥哥都要轻轻地抚摸小孩子笑着的眉眼。有时候在胜利后还会温柔地亲吻这个小小的我。
在我离开的这几年里……哥哥真的……很想我呢……
我轻轻握住他的手。
“没事的,哥哥。”
“我回来了!”

22

接上,
在一起后,哥哥很少亲吻他胸前的小木牌了。
直接换成了亲我。
所以说我怎么会吃一块木牌的醋呢?只是不想再看到哥哥挣扎在记忆里罢了。

……真的不是吃醋!不是!!!

23

奕星写信告诉我说今晚会有一场很漂亮的流星雨。
奕星是我和哥哥上次去长安城的时候认识的蓝孩子,岁数和我差不多大,给人的感觉却比我成熟很多。
他有一个很不靠谱的师父,天天只会看星星和种牡丹。
流星雨这件事,绝对是奕星听他师父说的。
我不喜欢奕星的师父,因为他总是说预感到以后哥哥会离开我什么的。
“去吧去吧!流星雨很漂亮的!而且对着流星许愿会成真的哦!”

但我很喜欢流星!

24

接上,
之所以喜欢流星,是因为我当时还没有和哥哥重逢的时候对着流星许过愿。
至于愿望内容……暂且不提。
你只需要知道它最后成真就行了。

25

“哥哥哥哥,你刚才许了什么愿啊?”
“…………说出来就不灵啦。”
“……哥哥刚刚想了这么久,一定许了个不得了的愿望吧!”
“是挺不得了的,不过如果换在以前,我绝对不会想这么久。”
“啊?为啥?”
“因为你回来啦!”

26

“真是的!你不要命啦!上次不是说出任务的时候不许这么任性地脱离部队吗?!”
“我有哥哥你没有,这就是任性……诶哟!木兰姐!疼疼疼!!!”
“你知道你要是出了点事儿!大家会有多担心吗?”
木兰姐老妈子的样子在队里并不常见,经常揪着我的耳朵这样训斥我,末了还要像感叹似的来一句:
“真是,和你哥以前一个样!”
“…………”

嘿嘿!当然啦!兄弟嘛~(吐舌)

27

太过于安宁的生活总是能很好的麻痹人的神经。就像刚见面的时候我曾一度怀疑过哥哥是不是已经忘记了曾经,因为他那时拥有着我渴望的一切。无论是值得保护的家园还是可以托付后背的战友。
然而在同居后一直到现在,我经常会在夜晚听见他呢喃着对不起。
…………
他受到的折磨根本不比我少,过去根本没有放过他,他也没有打算放过自己。这样的想法使他现在正处于一个尴尬的处境。
无法强迫自己忘记过去,又不想舍弃现在所拥有的东西。
不累吗?哥哥。

28

小的时候的每次雷雨夜,哥哥都会在雷打下来的第一时间捂住我的耳朵。
现在仍保留着这个习惯。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喂!!!!

29

有些时候会在想,如果我一直保持着不睡觉,那么明天是不是永远不会到来?
我是不是可以永远保持不变?像神话故事般和哥哥,和大家,像现在一样快乐的生活下去?
…………
我不知道答案,而且我认为自己可能永远不知道答案。
有些人,有些事,不论过了多久,不论你是否将它忘记,它始终在那里。但不容置疑的,有些事物正在被默默地改变。

就像每天都比昨天还要喜欢哥哥那——么一点!!

30

嘿嘿!我回来啦!哥哥!♡

约策同居三十题(上)

⊙是仿造以前看过的一篇雷莱文的格式写的。
⊙本篇为守约视角,下十五题是玄策视角。

1

我发现自从和我搬到一起住后,玄策爱在野外睡觉的毛病终于有所改善了。
玄策在回来后的日常生活里,仍保留着一些在大漠里的习惯。这点在他睡觉这一方面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我已经是第五次看见他在军营外的一棵大树上睡觉了,而且我认为我完全有理由相信他在那里睡了一夜。
这点我是好气又好笑的,但更多的还是心头隐隐的泛疼。
我当然知道他为什么喜欢在野外睡觉。
与其说是喜欢,更多的却是无奈。
他在最需要保护的时候站直了身体,拿起飞镰独自面对世界对他的恶意。大漠环境的凶险恶劣,当是一顿饱饭都是奢侈的时候,他怎么可能再奢望一张安心的床呢?更何况周围的野兽与魔种蓄势待发,想要把他吞吃入腹,他必须紧绷着神经,留意附近的风吹草动。
我觉得这点我应该感谢兰陵王,至少我的弟弟没有被残酷的自然法则淘汰,至少他现在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

2

接上,
感谢归感谢,一想到有个陌生男人代替我和玄策生活了将近十年,我还是激(ji)动(du)的想要给他来一枪。

3

我并不希望玄策与队里的任何人有一点点隔阂,所以我经常在自己去巡逻到时候拜托阿铠帮我照看一下玄策。
但当我回来的时候,看到两个人打的热火朝天的景象。我开始思考,是不是在离开的这几年里玄策和铠真有了什么深仇大恨或是我根本不懂两人表达好感的方式。
……………………我不禁开始怀疑“阿铠是玄策的救命恩人”这个信息的可信度。

4

接上,
与其说是打架,其实只是单方面的挨打。
这一点铠是比较好的,我想应该是铠也是个哥哥的缘故,毕竟身为兄长者,都会用不同的方式,去爱那个与自己血脉相连的人。
后来有一天晚上,我和阿铠一起去巡逻,他和我讲起了叛逆期的少年需要更多的蔬菜的事。
嗯?所以一直都记得对吗?

5

给玄策洗澡这件事一直让我很头疼。
每次都是扑腾扑腾的不肯下木桶,最后连带我也莫名其妙地跟着一起洗了。
我不禁想到了他刚回来时我给他洗澡的情况,他从头到尾都十分安静。
反而让我有些扎心。

6

在玄策还没有回来的时候,每一次外出,我都会带回许多的点心与特产放在特制的储柜里。
每一次看到橱柜里满当当的点心,我都会忍不住幻想玄策吃这些点心的样子。
最后幻想终止于阿铠发现了这个储柜之后。

7

接上,
不用担心食物会不会放霉。
铠是在我第一次放点心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柜子。
我还能说什么呢?于是笑着拿起了我的狙。

8

有一天晚上,玄策吵吵嚷嚷的要去看流星雨。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今晚会有流星雨的,不过十有八九和他那位在长安城的蓝头发小伙伴有关。(笑)
于是就一起去看流星雨了。
晚上凉,要多拿件衣服。

9

流星雨很漂亮,认真许愿的玄策也很好看。
嗯……希望以后可以一直和玄策在一起吧!

10

那天晚上我们熬到了很晚才睡觉。
在床上,玄策微微仰了仰头,在我脸上烙下一吻。
“晚安,哥哥。”
我笑了笑,同时拨开他额前的碎发,轻吻了一下。
“晚安,玄策。”

11

看着自己的血脉之心兼爱人上战场,我的心情是十分复杂的。
有些晚上看着身边玄策熟睡的脸,我会莫名其妙的失眠,谁能知道第二天我们醒来的时候,会不会就躺在对方的坟墓前呢?
我和玄策很认真的谈论过一次,他也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最后得出了一个没头没脑的结论。
“不会这样的!”
“因为我要保护哥哥啊!”

12

说起第一次,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小年轻都这样,反正我和玄策的第一次并不怎么美好。
就像是一直习惯了不温不火的恋爱情节,我和玄策都不怎么适应那天晚上过于激进的情调。
抱歉我无法叙述出那天到底是个怎样难忘甚至略有些尴尬的场景,你只需要知道那天的玄策很美就行了。
那次之后一直到现在,我们经历过很多场性事。第一次时的青涩现在只偶尔出现在我和玄策单独两人时的调笑里。但是它所带给我的那种满足感,远远大于之后的任何一场性事。
那是挚爱之物终于属于自己的幸福。

13

在第一次结束的那个晚上,我突然想到了之前和玄策讨论的那个话题。现在想想,突然觉得好笑。
正是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失去,才会更懂得如何去珍惜。至少,他现在就在这里。

14

生命中每一次重聚与别离,
都是一场命运的潮汐。
潮落潮起,
所幸我们最终仍能走到一起。

15

回家了,玄策。

tbc